六,七八九


二〇一四年六月六日,星期五。一个特殊的日子是该写点什么吧。

我已经记不清三百六十五天前的那个夜晚我是否反复辗转在那张曾经如此熟悉现在渐渐陌生的两米高单人床,是否揪心着十几个小时后那场无烟战争。

人们总是趋于忘却那些意识里留给你痛苦和煎熬的事物,即使在正经历它时你曾深恶痛绝发誓要此生与它为敌。那些经历最终都会被时间所冲淡,留下只是零星琐碎的回忆镜头。

嗯,我怀念它。但是,我却记不清了。

“我记不清了”是对人们面对内心想要逃避事物的最好借口。一句“我记不清了”,似乎可以在自身与整个世界之间画出一条完美的三八线。“爱去去哪”“关我毛事”“管他这么多”是“我记不清了”的最常见分支版本。

嗯,我怀念它。但是,我真的记不清了。

我翻遍了整个房间,所有抽屉所有容器,为什么我找不到那段时光留下的任何痕迹?

为什么我找不到任何痕迹?

猛然惊醒,一切都好像被我塞进了顶楼那几箱旧黄的教科书里。看着它们,我渐渐回想起了些什么……

黄皮的语文书里,夹着几张学费收据。2010、2011……2013,那个参加完中考在家里养的一副雪白皮囊的少年进了那所将会在未来三年留给他无限回忆的中学。哦对了,那本曾让他恐慌的所谓初升高数学过渡教材和那只当时前桌女同学借他的原子笔让他回忆那充满迷惘的入学前十天。“不好意思”总成为他不和他人接近的借口,这借口愚蠢到以至于后来熟透后不敢面对。

那时候他很用功。他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些用来刷物理题的晚自习,手捧政治教材到无人的隔壁栋实验楼某个楼梯角落默默努力,双腿盘踞坐在床上手打电筒背历史教科书的重要内容…那时候他喜欢图书馆,隔三差五到那借书。书籍的类型繁杂不一,《世界是平的》、《忆往述怀》、《走到人生边上》……被书香沉浸的感觉真的很好。

总会经历也必须经历的分班带来了全新的面孔。这次他没有选择安静,后桌成了他之后两年每天共赴食堂宿舍的好友。每天路上所讨论之事涉及自然科学人文社科全方面,这让他成长。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应该说出来。生命只是时间中的一个停顿,一切的意义都只在它发生的那一刻。不要等。不要在以后讲这个故事。”

一年以后的今天,他看到这句话时感到的只有欣慰,因为,他做到了。即使,一切是空。

那个年纪的女孩都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美好,这就是他所做一切的原因。他想起一句歌词:

多少次我会回头看看走过的路,衷心祝福你善良的姑娘。

墙上的倒计时正在加速行进,一切都将归于零,倒计时更加如此。

最后一天清晨,睁开眼睛,三年的光景快速划过眼前,很快一阵模糊。扬声器播送着《那些花儿》。

我哭了,我流泪了。

“我常常梦见坐在考场里,千方百计想回去,醒来以后明白,时光过去了便再不能重来,而我们却在自以为最难熬的时光中不知不觉中挥别了最好的时光… ”

至今看到这段话仍然感动。

回忆,是人类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高考加油。

声明:一九九四|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六,七八九


生活将我们磨圆,是为了让我们滚得更远。